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实现商家良性运转

2020年07月16日 11:14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

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

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

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

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

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扩大服务范围,为租客们带来真实服务

你还在为各种数不尽的贷款而愁苦。房贷、车贷……除了贷款你还剩什么?国内的“千万富翁”有很多,有钱消费的却很少,而他们大多是拥有千万资产的中国式“穷人”,这说的就是国内的“房奴”们。“安居乐业”这个成语表现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之一,安定生活才能愉快工作,到了现代往往衍生成“有了房子才能愉快生活”。但是现在不断飞涨的房价却让适婚的年轻人们犯了难,想要结婚,首先得买房。可是大部分夫妻双方带着各自的父母两家一起,才凑得出房子的首付。这也意味着夫妻两人未来几十年都要背负巨额房贷而生活拮据,不敢过度消费、不敢请客、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份用。你坐拥千万资产的房子,资产却被“冻”住了无法流动。因此一贫如洗,连正常生活却也感到艰难。根据统计,现在国内已经有足够34亿人居住的房产,数量明显供过于求,但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很多不愿背上巨大债务人的年轻人,选择了租房。以现在的租金水平来看,大部分城市租金水平是低于月供的,即使在北上广,如果租的稍微远一些,几千块就能租到满意的房子。相比起购房而言,租房的流动性和自由性也更大,工作在哪里房子就租到哪里,想要更换城市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在这种大环境下,租客网应运而生。租客网是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其租客至上为目标,根据租客的租房登记需求免费为租客匹配租客要求的优质房源的网站,以最友好的方式呈现给用户,为用户带来最佳租房体验。“租客”在传统意义上是指租房的客人,而现代“租客”有了新的概念——除了老婆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租来。房子,车这种大件,还是家用电器,数码产品,办公用品,机械设备生活用品,甚至是连床都可以租。租客网也在为此不断努力,扩大服务范围,为租客们带来真实的服务。其旗下的推出的租客惠,就是为了租客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一种呈现先形式。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为合作商家和网站内的租客提供了多种优惠方案,节省他们的投资、生活成本。租客网拥有品牌、有实力,其提出的全民合伙人新兴加盟计划,更是能为“一贫如洗”的你带来靠谱的副业,增加你的收入。

2020年06月10日 11:37

租客网:挑战与机遇其实一直在并存

面对如此低迷的行情,房产中介虽入不敷出,却依然苦苦支撑,有些抗压能力小的中介甚至直接关门倒闭,市场如此低迷,中小中介真的只能坐以待毙?为了保生存,继续求发展,中介们该怎么做?建议:1.打价格战。不管政策怎么走动,衣食住行是每一个每天生存所必需的。市场低迷,但生意还是会存在的。这时候,房产中介公司可以通过降低中介费的方式吸引顾客,所谓薄利多销。2.自我壮大,提升能力。随着调控的深入,将会有更多的中介门店被淘汰,中介行业将面临进一步洗牌。一些经营不规范、管理不健全的公司恐将走不出“寒冬”,所以一定要提高自身能力,加强团队管理,建立门店的培训体系,建立高行业素质与能力的团队,增加能力。3.建立完善的晋升制度和激励措施。对于员工来说,最大的能动性就是有一个激励措施。所以可以给员工开展一些例如“开单大神”这样的褒奖,同时发放一定的奖金激励员工,使员工能够工作的有动力。同时也要有完善的晋升制度,完成了多少业务可以晋升为组长,主管、经理、店长等,可以一层一层的往上晋升。这样一来,员工晋升的同时也会为门店带来一定的业绩,让员工和门店共同进步和发展。4.缩减成本。一些小型房产中介公司为度过寒冬,选择了加盟大中介连锁公司。因为大中介各项制度相对完善,对市场的把握更加准确,而且掌握的信息以及经验都比较丰富。例如加盟租客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租客网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所有加盟的中介都是租客网的子公司,共享资源,可以提高小中介抗风险的能力,所以加盟也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房产中介面临寒冬期,若想顺利度过,肯定得找到合适的方法生存下来,并持续发展。单店经营难度确实较大,门客源更是屈指可数,而选择与租客网这样的平台合作打通线上平台,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确实更有利于中小中介度多“寒冬”并得到更好的发展!

2020年04月29日 13:53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